学院快讯: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题栏目 >  学院文明单位创建 >  正文

读书心得三:品读《悲惨世界》中的人性差异

发布日期:2012-09-16  点击数:  作者:武汉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

  题记:伟人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完全摆脱了自我,并拥有着超乎常人的慈爱和宽容,以及广博无边的人文精神。

  我是在研二才认真读这本书的,原先大多时候只是随手翻阅,取其紧要处读之,可谓泛泛而过。可心里又觉得心虚得紧,这样的书都没有细致读过对自己来说无疑是一个大的损失,下面就从《悲惨世界》(第一卷)出发,并从自己的角度对这一部分作一个简单的分析。

  要想全面理解这样的充满精神力量的作品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作者的学识远非一般人能望其项背,他所站立的高度乃是全人类的高度,从1830年出版的《巴黎圣母院》到1861年完成的这部《悲惨世界》,雨果的生活和思想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而两部作品本身也存在着巨大的不同。雨果对于人本身的思考,对于社会的思考日渐成熟,他的风格也随之变化发展了。

  在本书第一卷里,雨果概括性地描述了三种主要的思想,一是如同上帝般慈爱的思想,以米里哀主教为代表;二是伊壁鸠鲁式的享乐主义思想,以元老为代表;三是全面革新和推翻旧制度的启蒙主义思想,以国民大会代表G为代表。

  米里哀主教是一个近于完美的人,是一个真理的拥护着,是一个爱者。他的宽容和慈悲正如同基督重现。他将自己的年俸乃至是自己的家用陈设都捐献给了穷人,自己只留下极少的部分,他将犯罪的人视为一个病人,将自己看作一个医生,他的眼中绝没有高低贵贱,众生平等,他将犯罪的主要原因归于整个社会的愚昧,而不是归罪于罪犯,他把自己的宅地让与贫贱失所的人。他感化着每一个人,爱着每一个人,他甚至愿意陪死囚一起上断头台。正是他的善心再次唤醒了本书中因被社会抛弃而已感绝望的男主角——然阿让的良知。另外,他又是一个不懈的追求者,他思想开放,不墨守成规,始终在对真理的追求中活着。他信仰上帝,相信这个世界存在着真理和理性,将肉体视为灵魂的累赘,希望人跟从理性的召唤而不是肉体。

  可以说,雨果是想通过塑造米里哀主教这样一个形象,来为世人展示他心中理想的人物,我们可以通过下面这段话看到雨果本人思想所到达的极为深邃玄妙的领域,按照王观堂先生的说法,这大约就是人生的境界吧:“他在那里,独自一人,虔诚,恬静,爱慕一切,拿自己心中的谧静去比拟太空的谧静,从黑暗中去感受星斗的有形的美和上帝的无形的美。那时,夜花正献出它们的香气,他也献出了他的心,他的心正象一盏明灯,点在繁星闪闪的中央,景仰赞叹,漂游在造物的无边无际的光辉里。他自己也许说不出萦绕在他心中的究竟是什么,他只感到有东西从他体中飞散出去,也有东西降落回来,心灵的幽奥和宇宙的幽奥的神秘的交往!”

  再看另一面,元老是一个很可笑的浅陋的人,但可悲的是,他的思想可能是世俗社会的主流。这样的人都奉行一个原则,“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让我们也引用一段他的颇有代表意义的话:“在我生前,有我吗?没有。在我死后,有我吗?没有。我是什么呢?我不过是一粒和有机体组合起来的尘土。在这世界上,我有什么事要做?我可以选择,受苦和享乐。受苦,那会把我引到什么地方去呢?引到一无所有。而我得受一辈子的苦。享乐,又会把我引到什么地方去呢?也是引到一无所有。而我可以享一辈子的乐。我已经选定了,不吃就得被吃,做牙齿总比做草料好些。”

  看看当今社会,似乎有太多类似元老这样的人,他们没有丝毫廉耻之心,结党营私,巧取豪夺,利欲熏心,罪恶滔天。他们没有良心,没有信仰,没有准则,也没有责任。他们善用权力,善使手段,大奸似忠,他们的罪行罄竹难书。正是因为许多现代人拥有类似元老那样的思想,那就是人生只有一次,与其追求崇高奉献而清贫一生,不如贪图繁华富贵而享乐一世,由于这种思想的充斥,导致了世俗社会的种种罪恶的横行。

  G代表继承了启蒙主义者的基本思想,主张彻底铲除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以拯救社会,拯救人民。为了这个目的,可以使用革命和暴力的手段。他们的背后站立着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狄德罗等一大批出类拔粹的学者。这些人敢于和不合理的现实决裂。他们是实践者,是身体力行的人。但不得不指出,他们不够宽容。这也许是他们在彻底打破不合理的制度时所“不得已”需要具备的品质。1793年的法国大革命打碎了一个旧的机器,却又建立了新的统治,并拱手将权力让给了上文所说的元老们。“愤怒的民众刚刚摧毁了过去的地牢,就马上让泥瓦匠把旧城堡的废墟运往城市的另一端,重新建起一个地牢,它和旧城堡一样卑鄙、暴虐,也是为了镇压和恐怖的目的”。最终历史又戏剧性地回到了起点,那些革命中消灭特权阶肉体的人都没有逃脱被消灭肉体的命运。

  雨果写到,“米里哀主教和那国民公会G代表的邂逅——几乎可以说是他们的结合”,这句话表明雨果内心希望将个人信仰和启蒙主义的自由平等思想结合起来,这也是维克多雨果终身为之奋斗的目标,也是这本浩瀚博大的书的真正的主旨。而且他要通过米里哀主教与G代表的结合告诉我们,不必去纠缠于这些形而上学的争论,人类应该关注自身现实的问题。我们应该消除愚昧,消除贫困,身体力行改造这个充满不公和痛苦的世界。正如雨果在序言中写到的,“只要本世纪的三大问题——男人因穷困而道德败坏,女人因饥饿而生活堕落,儿童因黑暗而身体羸弱——还不能全部解决,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愚昧和穷困,那么这一类书籍就不是虚设和无用的”。

  读《悲惨世界》这样的书,可以为我们找到一个比较、分析和鉴别的坐标,可以使我们不再轻信,盲目和愚钝。当今的社会并不太平,我们不得不面对多级不同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我们也不得不面对不同的种族间的歧视、隔阂。战火仍在燃烧,像利比亚,就在血腥的屠戮和烧杀后更换了政权。究竟怎样一种信仰才能真正指向我们人类社会发展的正确方向?我们现处的世界是否需要改变,又该如何改变?我个人认为:任何一个现实的世界中的事物,都有他的优越性和局限性。我们应该深刻认识到自己身边存在着各种现实中的不正常和不和谐的因素,但我们也应该理性的认识到有许多事物是在一个社会发展过程中所不可避免的。所以,现实中的我们,应该大力摈弃像元老那样只知享乐甚至损人利己的不良思想,保留像G那样敢于批判现实和改造现实的精神和勇气,但更重要的是应该拥有像米里哀主教那样甘于奉献,珍爱自己以及他人的平和的心态。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会在稳定中不断的进步,我们的价值才会得以真正的体现。